主题位置:论坛首页>>公告区>>公告区>>洗刷也是件力气活儿他们的额头渗出密密的汗珠  
 
  洗刷也是件力气活儿他们的额头渗出密密的汗珠
置顶  推荐  精华  加锁  收藏    取消  
qingchu2
Loading...
头衔:小野人
级别:
来自:上海黄浦
注册时间:2011-4-25
个人空间 个人相册
发送短信 加为好友
发表于 2011-5-11 14:25:17     
楼主#
洗刷也是件力气活儿他们的额头渗出密密的汗珠

洗刷也是件力气活儿他们的额头渗出密密的汗珠

三温顺地跟在身后。见了黄姓人家新老爷,麻三听从杜兴善的吩咐,跪下,磕头。黄姓人家新老爷喝问,麻三,你晓得你犯的罪孽吗?麻三说,晓得,老爷!黄姓人家新老爷又喝问,麻三,你晓得你该死吗?麻三说,晓得,老爷!黄姓人家新老爷不言语了,挥 黑苦荞茶挥手,示意行刑。

麻三被带到大石龟跟前,脱了衣裳,仰面躺在石龟背上。麻三 果干突然大汗淋漓,大叫要喝酒。杜兴善舀了一瓢酒过来,倒进他的嘴里,麻三很快就酣睡了。

杜兴善的助手拎来两只大水桶,里头盛满了清水。然后又拿出几只刷子,那是正宗的猪鬃刷子,是前来土镇安家的搬迁户欧姓人家的杰作。欧姓人家擅长做刷子,尤其是擅长做猪鬃刷子,漆匠用的排刷,洗衣 杂粮裳用的洗衣刷。欧姓人家世代都是做刷子的,之前在老家做的刷子还被当作贡品,送到过朝廷,皇帝当作奖赏,赏赐给他的大臣们使用。欧姓人家还教会了土镇人怎么用皂角熬 玻璃制品煮洗衣液,再肮脏的衣裳用那玩意儿一浸泡,再用洗衣刷一刷,毫不费力地就会变得崭新如初。

躺在石龟背上的麻三甩脚甩手的,舒展得像是一只飞翔在天空的鸟。杜兴善将刷子分给他的三个助手,点点头,示意可以开始大枣了。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呢?有聪明的人猜测出来,小声地告诉身边的人,这是要给麻三清洗身子呢。果然,大家看见杜兴善和他的助手一人捉了一只麻三的胳膊和腿,撩拨了清水在上头,开始用刷子刷。谁见过这么清洗的?用刷子,麻三的手脚有多脏不成?很快,有人看见麻三的手脚 玻璃瓶生产厂家掉皮了,然后见一丝一丝的肉掉了出来。杜兴善他们撩拨了几把清水,冲去了沾在刷子上的肉丝肉皮,接着刷。这洗刷也是件力气活儿,他们的额头渗出密密的汗珠。

所有的纷纷议论顿时消散了,围观者都张大了嘴巴,眼前的一切是多么不可思议啊。

没有血。麻三还在沉睡中。整个土镇只有杜兴善他们出力的哼哧声和他野山菌们手里刷子发出的洗刷声。

有骨头露了出来。

这时候麻三的身子动了一下。随着麻三的身子的这一突然扭动,人群腾地炸了群。有姑娘尖叫,却只尖叫了半截,还有半截被硬生生卡在了喉咙里。这 玻璃瓶厂家沉寂的像是凝固了的气氛吓住了娃娃。有娃娃啼哭起来,他们的娘吓坏了,赶紧掏出奶子来堵住他们的嘴巴。

杜兴善用粘满肉皮和肉丝的手,拿起瓢,舀了半瓢农产品药酒,麻三迷迷糊糊张开嘴巴,咕咚咕咚喝了两口,就又睡着了。

杜兴善他们又开始洗刷。

皮肉洗刷干净,露出来了粉红色的骨头。麻三又动了动身子,张开嘴巴。有助手要拿瓢舀酒给他喝,被杜兴善挡住了,杜兴善说,不用了,他也该醒了,他也该晓 有机食品得什么是洗白了。

就这样么?那个助手问。

不行,这不白,粉红色的呢。杜兴善抬起头,看 蜂蜜着围观的人们,问,欧姓人家的在这里吗?叫了两声,欧姓人家的才哆嗦声音应答,说在呢。杜兴善说,赶紧去把你们那个洗衣裳的什么水弄半桶来。欧姓人家的问,是皂角的还是 杜兴善说,不管什么,只要容 围栏网易洗白就好。另外再拿几把好刷子来!

欧姓人家的很快把他们秘制的洗衣浆和刷子拿来了,但是却不敢往前送,远远地站在那里,叫杜兴善自己去拿。杜兴善笑起来,说,还说叫你站近点 玻璃瓶看,算是奖赏呢。欧姓人家的直摇头,放下桶直往后退,一直退到人群里头,被淹没了。

麻三扭动了一下身子。

醒了吗?杜兴善问。麻三说醒了,你们在干什么呢?杜兴面粉善说,你不是一直想晓得洗白这个刑罚是怎么回事儿么?你可以看看了,就是这么回事儿。麻三侧头看了一眼,看见他的手成了骨头,粉红色。他挣起脑袋,看见 格宾网了两条腿,从膝盖以下,也是骨头

麻三开始徒劳地挣扎,嚎叫。谁也听不清楚他嘟嘟囔囔嚎叫些什么,只是凄厉得很,像寒冬里风刮过刀尖发出的声音。

个人签名档还未设置,请点击这里进行设置
 
回 复:洗刷也是件力气活儿他们的额头渗出密密的汗珠
回复内容:
上传附件: